切换到宽版
  • 143阅读
  • 0回复

英德海军火控系统哪家强?实战最能说明问题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自动焊锡机的价格

      著:(英) 约翰·罗 伯茨
      
      译:杨坚
      

      
      不幸的是,尽管英国比德国更早发展火控装备,可在先敌开火和持续射击方面的系统整合及运行能力却逊于德国。这一结论的得出主要(但不是全部)基于英国战列巡洋舰在日德兰海战,特别是在向南追击战斗中火控系统的糟糕表现。当时的能见度条件非常有利于德方,加之德舰使用了适用于当时能见度环境的体视式测距仪,而英国的合像式测距仪却难以发挥作用。不过即使如此,数艘英国战列巡洋舰上的火力控制系统也比其应有的表现要差。具体原因可以归咎于这些驻扎在罗赛斯的军舰缺乏进行实弹射击训练的机会,但这也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在后来的战斗中,虽然能见度很差,而且测距仪和火控平台无法正常发挥作用,英国主力舰(特别是“铁公爵”号和“无敌”号)还是表现出了优异的炮术能力。
      
      皇家海军在战前发展的最基本定位系统一直被使用到多戈尔沙洲海战爆发,之后略有改进,并一直装备到日德兰海战之后。英国海军在1914 年时就认为海战将从远距离上展开,当时预想的射程对于13.5 英寸主炮和12 英寸主炮而言分别是15000 码和13000码。
      
      首先,军舰将使用一半数量的主炮齐射(位于同一炮塔的两门主炮进行交替射击);一旦炮弹落点得以确定,就根据射程和方位的偏差对下一次开火(的炮弹落点)进行校正;以这样的“夹叉”方式进行持续射击,直到炮弹的落点分布在目标周围;这种半齐射方式会一直使用到对目标形成跨射或将其击中,然后火炮就可以开始快速效力射击,而不需要再等待对落点的定位。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形成了跨射,但大部分落点过远或过近时仍然需要对火炮进行微调,从而使炮弹到达“平均落点”(MPI), 即目标处于跨射区域的中心(这种在能见度良好情况下用于观测齐射炮弹落点的方法也同样被用于追踪因距离变化而产生的误差)。如果失去目标,整个程序便需要重新开始。多戈尔沙洲海战的一个结果就是让海军部着重强调了远距离射击时应使落点略近,因为落点如果远于目标就会给观测带来极大麻烦。
      
      这种抢先形成跨射的火控方式虽然过程冗长,不过在平时的演习中屡屡奏效——因为在火炮演习里,靶舰航向稳定、航速很慢,而且天气和能见度条件也相对良好——然而这种条件不可能在实战中出现。日德兰海战后,英国海军为改进炮术采用了“离线”射击方法(即使用火控系统瞄准目标,但各门主炮都分别以一定偏差角度开火);战后在这方面采取的改进措施还包括使用无线电遥控靶舰和高速战斗演习靶舰。不过就算这样也不能完全模拟出真实的海战环境,而且由于这些措施在不断加以改进,演习成本因此越来越高——火炮演习的实际效果却越来越难以评估。
      

      
      英国海军在实战中观察德国海军的火力控制效果后得出了一系列结论,但这些结论很可能是错误的,尤其是他们认为德国海军使用了阶梯式火控方法——这深远地影响了英国海军自己的火控系统。英国人首次对德国火控系统形成印象是在多戈尔沙洲海战中,英国海军简单地认为德国军舰在炮术方面的优势是由于他们的持续高速开火能力所致。这种印象使英国战列巡洋舰队将精力过度集中在了训练炮手进行快速射击方面,而忽略了那些违反安全处理弹药规则中的危险操作。英国人在多戈尔沙洲及日德兰两次海战中还注意到德国军舰齐射时的炮弹散布非常集中。
      
      英国海军鼓励使用较大的散布进行齐射,以便更快对目标形成跨射;可问题是炮弹的散布过于分散时,即使形成了跨射,单发炮弹的命中率也不高。相反,德国海军的小散布射击方式可以在一旦形成跨射时就获得两到三次命中;他们还将这种方式与快速射击相结合,从而在快速开火后不久便对英国军舰造成了明显的毁伤效果——多戈尔沙洲海战中,“狮”号在15 分钟内被击中10 次并失去战斗力就是一个极好例子;而在日德兰海战中,这种现象便出现得更为频繁了。
      
      也正是因为日德兰海战,英国人才真正了解到德国海军是如何实施火力控制的。1916 年6 月7 日,英国战列巡洋舰队副司令、以“新西兰”号作为旗舰的海军少将帕肯汉姆在给贝蒂的信中写道:
      
      “我荣幸地提请你注意,我们急迫需要认真考虑英国军舰和德国军舰上武器系统在取得命中率方面的差距。
      
      我个人特别倾向于“跨射”,而不是集火齐射。海战中给我印象极深的是两到三枚炮弹的直接命中就能造成灾难性后果,这使我们没有理由去否定己方大威力主炮的优越性。
      
      我还认为“跨射”的原则被滥用了。在最近的实弹演习中,我们都没有真正取得过命中。火炮军官在达成“跨射”上受到了巨大压力,这导致火炮在射击时首先要加大炮弹落点的径向散布,甚至这一散布距离超过了三百码都还被认为是可接受的。实际上,大的径向散布得到了很多支持,“巴勒姆”号的主炮射击径向散布曾减小到七十码,但后来却被要求增加,因为较小的散布会降低形成跨射的几率。
      
      我认为,当我们竭尽全力想要获得集中落点(有利于对落点进行定位)和消除误差时,从炮术的根本原则上讲还是需要有足够散布,测距的原则必须有所改变。但是,“新西兰”号上的海军中校史密斯提出了一条很好的建议,这无疑会对其他有益建议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帕肯汉姆所提到史密斯中校的建议是后者基于自己在日德兰海战中对德军炮术的观察和理解后提出的,他本人总结说:
      
      “德国人似乎不等炮弹溅落就连续打出了大约三轮齐射,每轮齐射落点相距大约400 码,且每一轮齐射的射程都远于上一轮。
      
      可以设想第二轮或中间那一轮齐射采用了测距仪(RF)所得数据……结果是他们分三次打出了散布大约为1000 码的阶梯形齐射,并且通过观测每一次齐射落点就能非常精准地计算出真实距离,这比我们使用的夹叉方式要快得多。当然,打出比较准确的第一轮齐射是非常困难的,但这个问题在两种方式中都会存在。
      
      由于没有机会计算德军主炮齐射的间隔时间, 因此并不清楚第三轮齐射是否是在第一轮齐射的炮弹产生溅落前便开火的(这要求有极快的装填速度),不过在进行第三轮齐射时他们肯定没有根据第一轮齐射的落点加以修正。
      
      一旦阶梯式齐射形成跨射,敌人就能在一分半的时间内获得准确距离信息;如果没有形成,他们便会在上一轮(阶梯形)齐射的射程上增加或减少500 码至600 码,再进行新一轮阶梯形齐射。”
      
      史密斯随后建议将这种火力控制方式稍加改进,并为英国海军所用。大舰队在日德兰海战后设立的炮术委员会通过研究史密斯的建议,最后出台了一套“1916 定位准则”。这套准则遵循了上述炮术原则,但使用两轮而不是三轮快速齐射,而且不同齐射间有一定的方向散布(而不是距离散布)。
      

      
      上述火控方式和德国海军所用火控方式都是将以最快速度先敌取得命中作为目的,而这是老式夹叉式火控方式无法做到的。这在无法对目标进行持续观测时尤为重要,因为事实表明海战中被(多种因素)干扰视线纯属常态——如果炮弹落点没有被观测到,那么这轮齐射对火力控制而言就会失去意义。除了来自炮口的硝烟和烟囱的烟尘外,观测设备还可能受到海浪(特别是在多戈尔沙洲海战中,舰艇进行高速航行时)、敌方炮弹溅起的水花,以及气象条件的影响。所有这些因素加上远距离的射程,使得火控系统操作人员几乎不可能观测到被帽穿甲弹的命中,这也是战前所流行设在低处、受装甲保护的火控战位会被桅顶观测站(以及火控指挥仪)取代的原因,毕竟后者获得清晰视野的机率远大于前者。
      
      本文摘自英国战列巡洋舰:1905—1920年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