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14阅读
  • 0回复

世界文学名都南京的“中国诗河”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昔曼丽
 

泉州体检

      中国江苏网讯 (高安宁)在中国文学版图上,一条大河流淌而来……它就是秦淮河!
      

      

      
      翻开中国文学史册,许许多多的帝王将相、诗词大家和乡土文人,他们徜徉于秦淮河畔、桃叶渡头,凭吊于凤凰台上、朱雀桥边,只因为有了他们的梦魂萦绕 ,浅斟低唱,慷慨放歌,吐纳菁华,才使得秦淮河生发着亘古不散的风雅气韵。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
      
      逶迤带绿水,迢递起朱楼。
      
      飞甍夹驰道,垂杨荫御沟。
      
      凝笳翼高盖,叠鼓送华辀。
      
      献纳云台表,功名良可收。
      

      

      

      
      如果用“诗作如林”“词作如海”来比喻秦淮河诗歌的数量之多,是一点不为过的。秦淮诗词主要出自全唐诗全宋词唐诗三百首全明诗全明词秦淮诗钞,以及卓人月的古今词统、钱谦益编选的列朝诗集、沈德潜编选的清诗别裁集、朱彝尊编选的明诗综、聂先和曾王孙编选的百名家词钞、王昶国朝词综、徐树敏及钱岳众香词、徐世昌编选晚晴簃诗汇,以及无法计数的个人诗集。到了明清时期,文人唱和结社蔚然成风,成为时尚。尤其城南一带诗人对雅集活动十分痴迷,甚至超出社会阶层、门第、贫富的差异,因此这一时期有关秦淮的诗歌数量达到爆发式增长的态势,就连秦淮河边休闲场所的女子,也以吟诗弄曲为荣。粗略统计,古人所写的秦淮诗歌,已知的不少于20万首以上。
      
      秦淮诗歌数量多,其中也有许多上乘之作,而且代表了南京自古以来特定的历史情节和文化形象。唐诗三百首中描写秦淮的诗歌计有八首:其中李白有长干行登金陵凤凰台金陵酒肆留别三首,崔颢有长干行二首,刘禹锡、杜牧和韦庄有乌衣巷泊秦淮金陵图各一首。南唐有李煜的浪淘沙,宋有辛弃疾的登建康赏心亭、姜夔杏花天影、文天祥酹江月驿中言别友人、周邦彦西河金陵怀古,元有萨都喇满江红金陵怀古,清有郑燮的念奴娇长干里、吴敬梓买陂塘等。自唐代以后,形成了以诗仙李白领军的大诗人、大作家队伍,他们从不同侧面,表现了秦淮的自然美、风俗美、人情美,以及寻踪怀古,讽喻现实,抒发家国情怀的主题,出现了一大批流芳青史的扛鼎之作,无疑是后人打开秦淮和南京人文之门的一把把钥匙。
      
      秦淮诗词里许许多多的名句,写得十分的形象传神:
      
      “地扇邹鲁学,诗腾颜谢名”。李白在留别金陵诸公里,盛赞秦淮河畔是个儒学气浓、诗歌风盛的地方;
      
      “杨柳风千树,笙歌月一船”。顾梦游在秦淮夕泛里,感受到了秦淮河的别样风致;
      
      “只有秦淮一片月,溶溶无意照千秋”。乾隆帝在题宋院本金陵图里,描绘了秦淮月的历史深意;
      
      “虎头金粟影,神妙独难忘”。杜甫在送许八拾遗归江宁觐省里,赞美顾恺之(小名虎头)画的维摩诘像神妙难忘;
      
      “香销烛灺,看丁字帘边,团团寒玉,又向板桥挂”。吴敬梓在买陂塘里,看见桃叶渡上的圆月像块冷玉,挂在长板桥上空;
      
      “独上高台寻六代,多少江山,都在斜阳外”。 吴绮在凤栖梧凤凰台里,登上历史高台,借古叹今;
      
      “杜牧当年问酒来,沿村红杏倚云栽”。周宝偀在杏花村里,沿着过去杜牧借问酒家时走过的路,眼里的杏花连着云霞;
      
      “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辛弃疾在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里,表达了沉痛悲愤、激昂慷慨爱国主义精神;
      
      “江南月,第一在秦淮”。孔毓延望江南秦淮月里,真情地咏叹秦淮多情的月亮。
      

      
      一句话,经过秦淮河洗濯过的诗歌,就是有情味,就是有情怀。为什么会如此?是因为在中国地理、政治和文化版图上,秦淮是个独特的地方。就地理位置而言,南京乃南北交汇之地,秦淮又风雅之邦,山温水软,适于游历;就景观环境而言,亭台揽胜,林泉可餐,便于雅集;就人文氛围而言,小园隐逸,世外风情,便于创作;就政治特质而言,江山兴废,任人感慨,便于进退。秦淮就是这样一个让人可游可居、可玩可乐、可歌可泣和可忧可隐的所在,是专业与非专业诗人们梦魂萦绕的精神家园。
      

      
      一水秦淮,阅尽兴亡。秦淮河,好似一条用诗歌来说历史文脉的河流……或舒缓,或激越;或深情,或浪漫,这就是浸透着儿女情长的中国诗河,这就是映照着朝代兴衰的中国诗河!(图片摄影:龚文新 )
      
      本文作者:高安宁,原秦淮区文化局局长、南京音乐文学学会主席,江苏省音乐文学学会副主席、秦淮区社科联副主席、南京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南京楹联家协会副主席、南京秦淮老城南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南京老城南历史文化保护与建设有限公司文化顾问。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