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14阅读
  • 0回复

民主党人努力解释为何弹劾克林顿糟糕透了,弹劾特朗普却好极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仇半青
 

音乐节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艾略特·恩格尔,曾强烈反对对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的弹劾程序,并认为这是糟糕透了的徒劳之举。但在周日(11月3日)接受采访时,恩格尔试图解释:为什么目前针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弹劾调查,呈现出一种意义重大的不同局面。
      
      在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的本周节目中,领导调查特朗普的三个委员会之一的纽约州民主党人恩格尔,看着主持人乔治·斯蒂芬诺普洛斯向他展示,他在1998年反对弹劾克林顿的演讲视频片段,当时恩格尔面无表情。
      
      在这段视频片段中,恩格尔表示:“没有人相信克林顿总统最终会被赶下台,即便我们将在参议院对这个国家进行为期6个月的审判,而比尔·克林顿必将继续担任美国总统,共和党人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
      
      然后,斯蒂芬诺普洛斯询问恩格尔:“我们现在不就是面临着类似的情况吗?”斯蒂芬诺普洛斯指出,目前,共和党人在参议院占多数席位,需要三分之二的投票才能判定特朗普有罪并将其罢免。
      

      
      反对弹劾克林顿的民主党人为何支持弹劾特朗普?一切源于党派利益,恩格尔后来详细阐述了这一点,并强调“国会同意给乌克兰军事援助,而特朗普非法扣留了这笔钱,然后,还威胁乌克兰人。”
      
      但是,斯迪法诺普洛斯实时反驳了恩格尔关于特朗普的行为是非法的断言,并促使恩格尔改变说法,然后,恩格尔说道:“好吧!我——我认为这是非法的,因为为什么你可以拿着那笔钱,随心所欲地玩呢?”
      
      而且,美国司法部的职业官员已经认定,特朗普7月25日在与乌克兰领导人通话期间没有犯罪行为,乌克兰也一直否认感受到来自特朗普政府的任何压力。
      
      尽管参议院没有共和党人支持弹劾特朗普,但恩格尔坚称“这不是共和党人支持不支持的问题”,关键是特朗普的所作所为。”
      
      路易斯安那州共和党众议员史蒂夫·斯卡利斯也在本周节目中指出,目前的弹劾调查已经违背了惯例,甚至在听证会进入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之前,都无法保证特朗普的律师有权传唤证人。
      
      斯卡利斯表示:“首先,这与克林顿弹劾案和尼克松弹劾案完全不同。在比尔·克林顿和理查德·尼克松执政期间,双方都可以传唤证人,总统的法律顾问在现场,可以向证人提问……事实上,民主党人刚刚以一种非常具有党派性倾向的方式通过决议,赋予了各调查委员会主席以完全的自由裁量权,可以将特朗普总统的法律顾问踢出会议室,并否决我们传唤的任何证人,这是这项决议里的内容。"
      

      
      乔丹表示:“根据周四通过的决议,我仍然可以参与闭门听证会,但当他们去参加公开听证会时,只有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亚当·希夫有45分钟的时间提问,而剩下的成员们只有五分钟。亚当·希夫可以传唤他想要的任何证人,但共和党人必须提前向亚当·希夫提交一份名单,才可以获得他对我们或白宫可能需要的任何证人的批准。所以,你可以试着在这个虚假的调查过程中加上一条色带,但这并不能减少它的虚假性,但这并不能减少任何党派之争的不公平。”
      
      民主党人努力解释为何弹劾克林顿糟糕透了,弹劾特朗普却好极了,在上周持续到深夜的众议院规则委员会的会议上,民主党人系统性地否决了共和党试图改变国会议员在考虑弹劾时将使用的基本规则,这些规定后来在众议院的投票中以激烈的党派分歧获得通过。
      

      
      在规则委员会会议开始时的一个引人注目的场景中,佛罗里达州民主党众议员阿尔西·黑斯廷斯,概述了他所谓的特朗普所犯下的所谓“重罪和轻罪”。而黑斯廷斯本人曾因收赂于1989年被弹劾,并被联邦法院开除。
      
      后来,黑斯廷斯似乎很欣赏民主党人强行通过弹劾规则的能力,他告诉乔治亚州共和党众议员罗伯·伍德尔,他的所谓实质性论点,基本上是在浪费时间。黑斯廷斯笑着说道:“伍德尔先生,我们用作衍生词的拉丁词‘多数派‘来自‘major’,而’少数派’这个拉丁词来自‘minor’,你明白这其中的意思吗?”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