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43阅读
  • 0回复

周小川回应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央行可组织研究 但无法确保方案最优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娱乐


      
      11月8日,2019年第十届财新峰会今日在北京举行。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出席并发表演讲。
      
      在会上,周小川就大家所关心的数字货币、第三方支付、人民币国际化、跨境汇款等问题上做了详细解答。
      
      周小川指出,数字货币一开始就是试图解决全球金融基础设施特别跨境支付方面的弱项,希望通过新的科技手段提高效率、减少障碍。
      
      周小川认为,央行的数字货币主要仍会聚焦于本国,“央行可能更加注重于批发,在银行之间、在第三方支付之间做好批发而搞一种数字货币。但是理论上来讲,央行搞的数字货币也可以为零服务,但为零服务又会对现有的金融体系带来很大的冲击,因此大家也是非常谨慎的”。但同时提出问题:这样的基础设施究竟应该怎么管理,全球主要央行应该起到哪些作用,特别是今年6月Libra白皮书发布后,出现很多这方面的议论。
      
      Libra托管目前仍然存疑,比如准备金数量如何确定、私有的Libra委员会会否缺乏公众性,是否有赚取利息的动机等。因此,周小川呼吁,在全球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上,全球央行要有大致的协作机制,以便增强信心。
      
      近年来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业发展迅速,但也存在三方面风险和扭曲,周小川表示首先,把新产品、新技术当成投机工具;其次,某些技术过度看重圈钱,模仿银行吸收公众储蓄;第三是以赢者通吃替代竞争性发展。
      
      周小川认为,为了应对技术的不断演变,可以确定一种多渠道研发、相互竞争的体制,同时保证后果可控,以免造成社会经济的不稳定。
      
      周小川还表示要弄清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的概念,目前主要有三点区分:第一,数字货币是数字的还是物理的,现在的货币很多都是数字形式的,大家所说的数字货币只适用于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加密货币;第二,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是基于token(通证)还是基于账户;第三,是为零服务,还是为批发服务。
      
      周小川称,数字货币可以是银行的,也可以是私营部门的,也可能是两方面合作。央行更注重币值稳定,私营部门若不建立相关法规条例等,币值可能不稳定。目前,针对数字货币的多种发展方案正在竞争中并行,这对央行和监管部门都提出了挑战,央行已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表明央行可以组织这方面的研究,但无法确保方案最优。应鼓励多渠道研发,相互竞争的体制,但在投入使用时要保证不会造成大的伤害,要以对后果能够可控的方式进行研发。
      
      与此同时还要设置一些环节,使得技术施行的后果可控,避免造成经济的不稳定。他进一步认为,“技术在不断演变,确定技术选择是具有风险的”。
      
      周小川建议,应设计一种多渠道研发、相互竞争的体制,但与此同时还要设置,使得该技术在投入使用时要有一定的过程,“这个过程要保证它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它的后果是可控的方式,不能放任不管了。万一某一种方案实验出来出现巨大的漏洞或失败,造成社会经济的损害或者不稳定,所以要设置这样的搞法”。
      
      对于央行有没有推出数字货币的时间表。对此,周小川表示,五年(注:2014年)甚至更长时间以前,一些印钞造币厂商曾提出纸币的替代性做法可能是数字货币,但并没有着重讨论应用区块链或者是分布式记账系统的可能性。
      
      “中国从那时候就开始布置做一些研究,但是初始的研究可能进展不会突飞猛进,因为技术还需要很长时间的掌握。现在已经搞了不少年了,可能有不少想法了,我现在也离开了人民银行,所以你要想了解进展情况和什么时候推到什么程度,我觉得你们财新峰会反正也有人民银行的人参加,你就找他们去问”。周小川笑称。
      
      在跨境汇款问题上,周小川坦言跨境汇款的不便利主要还不是技术上的障碍,不是技术选择、技术系统上的障碍,主要是政策和体制上的障碍。因为有的国家对外汇可能会有理,有的国家对汇出有障碍,有的国家对汇入有障碍,有的国家对兑换有障碍,一旦涉及到兑换就涉及到全球汇率体制的协调问题,这也是当前IMF等于其他机构的相关内容。
      
      周小川认为,在全球多边主义遭遇挑战的当下,全球央行之间的协调合作机制还需要有进一步的进展。
      
      周小川指出,过去全球化程度不高,各国金融方面的相互作用和影响没有那么大,货币政策主要是针对本国的价格水平、金融稳定、经济增长、就业等目标,但情况慢慢正在发生变化,因此需要讨论全球范围内的央行功能应该怎么更好地实现。
      
      具体基于三方面的原因,周小川认为应当加强全球央行之间协调和合作机制。首先是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第二个原因是资本流动,第三个原因则是最近出现的数字货币对于全球性金融基础设施的冲击。
      
      对于目前的全球协调机制,周小川认为,IMF的主要决策机制IMFC,80%以上都是财长出席,在金融稳定、处理金融危机、救助等问题上会起很大的作用,但还是缺乏央行的若干协调功能;巴塞尔国际清算银行(BIS)提供了央行之间的一种交流平台,但是在制度上和授权上都没有真正的所谓央行主要功能的协调机制和执行能力;而2008年危机之后,全球金融稳定论坛提升为金融稳定理事会,在很大程度上能够协调央行在金融稳定方面的职能,但在货币政策协调和金融基础设施方面仍旧是很不充分的。
      
      在人民币国际化问题上周小川提出,人民币国际化是渐进的、逐步的,不过现在可能有两个“大台阶”出现。一是危机会造成特别的需求,支持人民币在跨境贸易投资当中的使用;二是全球主要储备货币出现问题,主要储备货币国家过多应用金融制度,比如制裁,也会给其他货币提供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冯樱子 主编:冉学东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